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微博
微信
抖音
快手
主页 > 产经> 返回首页
还记得因拒绝“996”被申通辞退那个应届生吗?
发布时间:2021-02-22 15:28 |来源:市场报网络版 | 作者:王雪梅 新闻爆料:marketnews@163.com 电话:010-65369438


市场报网络版2月22日讯 (王雪梅)2021年2月3日,在经过4个月时间的申请,仲裁和等待后,小江(化名)终于等到被申通快递拖欠的工资和赔偿金。

1998年出生的小江,是“应届生拒绝996被申通快递辞退”新闻中的当事人。今年1月6日,小江向媒体爆料称自己是2020应届毕业生,于去年7月入职申通快递。因拒绝无意义的加班,小江于去年9月9日被公司以试用期不合格为由强行辞退。

在收到公司人事发来的解除劳动关系的通知后,小江选择了反抗。2020年9月24日,小江向上海市青浦区仲裁委提交了劳动仲裁的申请。

2020年11月16日,仲裁委裁定申通快递构成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行为,判决申通快递依法向小江支付赔偿金。随后,申通快递在履行期的最后几天内提起上诉,申请撤销裁决,但最终撤诉。

裁决书(受访者供图)

裁决结果规定,申通快递向小江履约的最后期限为今年1月25日,但直到2月3日,小江才收到赔偿金。

2月3日晚间,小江在微博上更新了申通快递的履约结果。截至2月22日,该条微博下方共有41条评论。而在他1月7日发布的爆料微博下方,则有10万以上的点赞量,5197条评论和5万次转发。

截图自受访者微博

彼时,他的遭遇,连同1月份被接连爆出的拼多多员工猝死,外卖员送餐时猝死事件,共同让公众对畸形加班现象的愤怒突破阈值。

对此,有网友在转发小江1月7日的微博时感叹:“这是个为众人抱薪者。”

令小江遗憾的是,在舆论热浪褪去之后,鲜有人再关注案件的结果。

这名因被强制“996”而起诉申通快递的年轻人,曾在一觉醒来后,成为热搜榜里的主角。可当榜单再次刷新,龙卷风一般的注意力又呼啸至下个话题,似乎无论这起劳动仲裁案的结果好坏,都不再有被公开讨论的意义了。

然而,舆论不再关心就代表这件事的结果不重要吗?

关于这一问题,小江在微博中分享了一段话:“我还是希望每个人,都要相信自己的力量。虽然说你的力量确实很微弱,但是你要相信自己,要相信未来,把自己的事情做好。一个人硬正了,十个人硬正,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个就完全不一样。”

基于此,市场报网络版独家采访了当事人小江,希望通过复盘其个人在反抗强制加班上的因果过程,让更多人看到拒绝996的可能性。


“不能一直加班下去”


市场报网络版:

你为什么选择入职申通快递?

小江:

去年校招季的时候,我在申通快递的宣讲会上,看到有物流运营的岗位。虽然与专业并不对口,但我对这一岗位挺感兴趣,又加上我比较喜欢上海这座城市,就投递了简历。经过两轮面试后,我就在7月初入职了这家公司。

市场报网络版:

入职后的工作内容是什么?

小江:

在我们这批2020届的校招生里面,大多数人进入申通后,最终分配到的岗位其实和投简历时的岗位是不一样的。

就我而言,我所做的内容并不是所谓的“物流运营”,刚开始被叫作“运力运营”,后来又改名为“日清项目”。

虽然很多人入职以后发现根本不是当时投的岗位,但也无可奈何。

市场报网络版:

公司的考勤制度是如何规定的?

小江:

钉钉显示公司是早9点上班,晚6点下班。但在7,8月份,公司还没有具体的加班要求之前,我基本都是7点多下班。

受访者供图

市场报网络版:

当时为什么没有拒绝加班呢?

小江:

因为当时自己作为应届生,会担心如果我每天第一个走,大家都不走,那我可能连试用期都过不了。并且最初加班的压力还能承受。

直到9月7号那天,我们的副总监直接表明要晚上9点才能下班后,我才意识到不能一直加班下去。因此,我当时必须要做出选择:要么接受,要么拒绝。所以我才开始选择拒绝。

实际上,按照当时副总监的意思,如果我们不照做的话,他将会把我们(的劳动关系)退回人力资源部门。可以想到,刚毕业的应届生,如果被公司辞退了,能找到什么样的工作?所以他的话就有威胁的意味,如果不加班,那他就会把我们退回人力资源,其实就是辞退。

市场报网络版:

公司给你发加班费了吗?

小江:

从来没有人跟我说过“你这周加了多久班,我们要计算一下你的加班费”,这是从来没有的。

市场报网络版:

9月7号的具体情况是什么样的?

小江:

大概在9月7号下午的时候,我们的副总监开始在办公室发言,前后讲了一个多小时。他其实经常有事没事的走到前面,然后就开始说话。

那天下午,他说我们现在刚毕业,有很多东西需要学习,然后就举了很多例子,比如阿里的例子。接着,他就说了我在网上放出来的那一段话,即在他这个部门,以后必定是8点,9点以后才能下班。还有就是奉劝我们不要谈恋爱,差不多围绕着这些说了很多。

在他说完之后,我觉得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于是当天就按照正常的下班时间离开公司了。

 

受访者供图

市场报网络版:

你当时为什么会想到把这些话录下来?

小江:

因为在此之前,他已经多次暗示我们加班了。有很多次,他在开会时会说加班很好,不加班的部门是没有前途的,不加班的公司是没有未来的。通过这些话,我想到强制加班这一天是迟早要到来的,所以我那天才做好了准备。

市场报网络版:

领导要求你们加班时的态度是什么样的?

小江:

态度倒不算强硬,我觉得最恰当的形容词是“PUA”。看似是在鼓励,但其实每一句话都是在有意地把自己的价值观强硬地灌输到别人头脑中。

市场报网络版:

在你拒绝加班之后,发生了什么?

小江:

第二天早上,我被副总监叫进办公室,在场的还有HRBP。HR当时说:“如果你就想找一个简简单单的工作,正常上班,正常下班,其他时间不奉陪,那你直说。”

我答道:“如果公司是这样规定的,在招我之前应该先说清楚,对不对?”

事实上我也确实这么想。如果公司规定985或者996,是不是应该在招聘前先说明白呢?既然没有事先说明,又怎能在员工拒绝加班后,嘲讽员工只想找一份简简单单,正常上下班的工作?

9月9日,我再次被副总监和HRBP叫到办公室。他们当时以试用期不合格为理由,口头将我辞退。我当时指出他们并没有告知我岗位的考核标准,就以我“未达到岗位的要求”为由辞退我,是违反劳动法的。

所以第二天,他们并没有将我赶出公司。而是在隔了三,四天以后,让我签署了一张试用期考核表。但是签了考核表以后,他们也没有依据考核表对我进行考核。直到9月27日,公司寄给我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后,才相当于在法律层面将我真正辞退了。


“应该把事情曝光出来”


市场报网络版:

你选择劳动仲裁的时候,心里有底气吗?

小江:

底气?其实没有。因为走劳动裁的话是需要耗费很多成本的。比如,如果是有工作的人,请假一天去参加开庭,一天的工资就没了。而且劳动仲裁是二审制,这意味着至少要去参加两次开庭,而且还是建立在对方没有提出上诉的基础上。如果被上诉,就还要参与调解。另外,频繁的请假,新公司的领导肯定也不会开心。

所以我每参加一次仲裁,都在耗费成本,而对方越拖着不把赔偿金给我,我耗费的成本也就会加倍。

其实在仲裁刚开始时,我想尽快胜诉,拿到赔偿金,然后用赔偿金去弥补为了仲裁所花费的成本。但到了仲裁后期,我发现申通故意拖着不给,我也没办法了,心想那就耗下去吧。

那时候,钱不钱的可能已经无所谓了,最重要的就是要争一口气。

市场报网络版:

你是怎么想到找媒体曝光这件事情的?

小江:

其实我本来不想找媒体,因为并不想把事情闹很大。然而,申通快递在仲裁案输了以后,又在履行期的最后几天申请上诉,这样结案时间会拖得更久。他们的这种行为让我很生气。

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一月份有一条关于拼多多员工加班后猝死的新闻,让我感到很震惊。当时在网上看到大家对996深恶痛绝,我觉得自己应该把这件事情曝光出来,让大家看看还有哪些公司是这样压榨劳动者,有哪些公司没有遵守劳动法。


“能影响一个人,都是有意义的”


市场报网络版:

这件事情上热搜之后,对你的维权有什么帮助吗?

小江:

工会主动为我提供了一名援助律师,以保下次开庭时能代替我出席庭审。但是在开庭之前,申通快递又撤诉了,这意味着案子已经结了,也就不需要援助律师了。也有一些刚毕业的年轻律师,愿意为我提供一些法律支持。

另外,还有一些网友要我把支付宝账号发给他们,说是为我提供一些经济的支持,但是这些我是拒绝的,因为我觉得不能收他们的钱。

不过,当看到这些消息的时候,我觉得他们很可爱,是那种很善良的可爱。这让我挺开心的,因为这意味着,社会上还是有很多能够促进事情变好的力量的。

市场报网络版:

事情被关注后,你再上网时,发生了什么变化?

小江:

有好多媒体联系我,或者通过我朋友联系我,我微博收到的消息多到回复不过来。也有经历过类似遭遇的网友向我私信求助,有些问我该怎么办的,我会告诉他们怎么走劳动仲裁的流程,相关的法律或者公司一般违法的套路有哪些。

还有的人希望我能帮忙扩散,但涉及的都是小公司,发出来也没人关注那种。我感觉挺无能为力,因为我真的帮不了他们什么。我自己都没有热度了,还怎么帮他们扩散?

说到这,我其实有点小小的绝望,因为发现这种事情其实特别多,而劳动者维权又特别难。

另外,这件事以后,我会情不自禁地去关注类似的新闻,也让我有些小小的焦虑。

市场报网络版:

这件事情对你的现实生活有造成什么影响吗?

小江:

目前的话,好像是没什么影响,只是我的一些朋友,亲戚和很多不太熟的人都知道这件事了。

不过,我的大学舍友知道了我的事情之后,在微博上支持我,还举了他公司的例子来表达抵制996,然后他就被公司开除了。

市场报网络版:

案件结果受到的关注和刚开始上热搜时相比,是否有差别?

小江:

差别还挺大的。其实在我上热搜的半个月以后,基本没有新闻媒体的人联系过我了。网友不再关注也是肯定的,因为互联网就是这样的快节奏,(舆论)突然地爆发,然后快速地失去声响。像去年突然爆发的新闻,到现在根本不会有人记得。

而我的事情到现在为止,可能有90%的概率已经掀不起任何的波澜了。但我的想法是,只要我的反抗能影响一个人的话,这些事情都会是有意义的。此外,我也没有很高的要求了。

市场报网络版:

我看到你在微博上发表了一些关于劳动仲裁的文章,做这些的原因是什么呢?

小江:

因为我知道有很多人都遭遇了和我一样的问题,所以我想把我经历的所有,以及我所知道的事情都告诉他们,尽我所能地去帮助他们。

其实关于这方面的经验,在网上找资料确实不太好找,要么就是太专业而不好懂。所以我希望自己写得接地气一点,用我的方式将这些知识说出来,可能有需要的人会更能看得懂。

市场报网络版:

劳动仲裁的经历对你找新工作有什么影响吗?

小江:

其实还好。我目前已经有了新工作,工资比在申通快递那时更高,同事氛围也更好。更重要的是,我现在可以正常下班了。


责任编辑:robot
频道精选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