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主页 > 产经> 返回首页
再现情色陷阱后,BOSS直聘还能野蛮生长吗?
发布时间:2020-11-27 11:13 |来源:市场报网络版 | 作者:王雪梅 新闻爆料:marketnews@163.com 电话:010-65369438



日前,BOSS直聘再现监管漏洞。

据报道,媒体记者在暗访时发现,BOSS直聘网站中多家公司涉嫌情色招聘。随后,BOSS直聘回应称,已封禁新闻报道中涉事企业,相关岗位已全部下线。同时,平台已经全面展开相关岗位的严格排查,对滥用平台功能的违法行为绝不姑息。

据了解,此次涉事的多家企业在发布招聘信息时,多打着招聘“董事长助理”,“生活助理”等旗号,实际却要求应聘者提供其他服务。这类企业在BOSS直聘上发布岗位信息后,引导求职者通过电话或微信等渠道进一步沟通,以求躲过招聘平台监管;面试地点则安排在别墅,轿车等非办公场所。

市场报网络版注意到,报道发出当日BOSS直聘在回应中并未透露公司今后将采取何种措施来规避此类“情色陷阱”。

而值得注意的是,BOSS直聘并非第一次被曝出存在“情色陷阱”。


频现“招聘陷阱”


公开信息显示,今年以来,已有多地网友爆料称,在BOSS直聘上遭遇过情色招聘。

“我最近都在找工作,通过BOSS直聘加到的他。他说八千一个月,让我做他的女朋友跟秘书,”微博女网友艳艳在今年5月份发帖表示,其在通过BOSS直聘寻找“秘书助理”一职时,遇到了情色招聘。

 

图片来源于网络

今年6月,有知乎网友爆料称,某杭州知名公司高级员工在BOSS直聘上公开招聘生活助理,要求应聘者提供性服务,并开出每月1.6万元的包养费。事件曝光后,该公司另一员工表示,经过公司廉政部门调查,确认网上所传聊天记录属实,公司根据管理规定,对其做出了辞退处理。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此次被曝出的“情色陷阱”,BOSS直聘还曾身陷“传销骗局”。

有媒体报道称,2017年,来自山东德州农村的东北大学毕业生李文星通过BOSS直聘入职了某传销公司,两个月后,该学生的遗体在天津静海区被发现。该事件在当时的舆论界引起轩然大波,BOSS直聘也因此深陷信任危机。

此外,BOSS直聘近几年还牵涉信息泄露,电信诈骗等诸多问题。今年5月,毕业不久的西安大学生在BOSS直聘上找工作,结果被某科技公司忽悠办理了近2万元的培训贷款。


对此,知名评论员熊志指出,这些林林种种的陷阱和骗局,都与平台信息发布审核机制的不完善直接相关。

实际上,平台的监管缺位或将承担法律责任。


律师:知情不作为需承担连带责任

具体到此次被曝出的情色招聘和性骚扰,BOSS直聘客服曾在某爆料的微博网友的评论区回复:“平台坚决打击一切非正常求职招聘行为,如果您遇到非正常求职招聘者,可以在站内聊天页面进行举报,也可将相关信息反馈给小编,小编来为您反馈处理,保护您的合法权益。”

然而,前述报道显示,截至发稿时,记者投诉的“世界财富精英会”的“中国劳斯莱斯俱乐部招聘特别助理”岗位仍在开放招聘中。

“如果记者以客户的名义去投诉之后,相关招聘岗位还在继续招聘,说明BOSS直聘的监管是不到位的,”北京慕公律师事务所主任刘昌松指出,平台在知情的情况下应该采取措施,防止侵权行为继续下去,“平台在知情后不作为,应对侵权损害后果承担连带责任。”

刘昌松称,《侵权责任法》对此有明确规定,网络用户利用网络服务实施侵权行为的,被侵权人有权通知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网络服务提供者接到通知后未及时采取必要措施的,对损害的扩大部分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

当谈到可采取的措施时,刘昌松说:“在情色招聘被曝光后,BOSS直聘应该主动净化平台环境,例如屏蔽一些禁用词汇和模棱两可,误导用户的词汇,而在收到用户投诉之后就要采取行动,不能再纵容侵权行为。”

互联网行业分析师梁振鹏则认为,想要减少网络平台上的招聘骗局,除平台需要自查自纠外,相关政府部门也应该积极履行监督职责,“政府主管部门的监管,惩罚措施一定要跟上,处罚力度也应该加强。当平台内部的整改和政府严格的监管机制相结合,网络招聘市场才能得到健康,有序,规范的发展。”

从理论层面讲,在多起负面事件被曝光后,BOSS直聘理应更加重视平台的监管与漏洞审核。可从现实来看,其监管仍然存在较大改进空间,而这背后的原因或许源自对野蛮增长的渴求。


野蛮生长下的隐患

梁振鹏对市场报网络版分析称,BOSS直聘目前的增长方式类似于发展初期的网约车平台,“这类平台在初期为了吸引用户而进入一种野蛮式发展状态。虽然发展速度很快,但却有意无意地放松了筛选,监管和惩罚,对来自用户的投诉也没有非常及时有效地去处理。”

公开数据显示,BOSS直聘成立于2014年,其以去猎头化,中介化的方式,开启了招聘行业的MDD时代(Mobile+Data+Direcruit)。

从融资速度来看,BOSS直聘颇受资本青睐。截止到2020年11月份,BOSS直聘共完成5轮融资,其中不乏高榕资本,顺为资本等知名投资机构。去年11月,BOSS直聘完成了新一轮融资,融资总规模达到数亿美金,其中最大投资方为腾讯投资。

资金的不断加码成全了BOSS直聘用户的增长。数据显示,BOSS直聘2020届应届生注册用户超过300万,是2020年整体高校毕业生的一半。在艾媒2020年3月份的数据中,BOSS直聘以1392.20万的活跃用户数排在招聘类APP首位。

看上去,BOSS直聘发展势头强劲,可若细究其增长原因,多少透露出监管的隐患。

在李文星事件发生后,BOSS直聘公开披露了平台的审核机制——在BOSS直聘发布第一个职位,资料合规,可以先发;如果不触发用户举报,就不强制审核。

BOSS直聘华东市场前公关经理朱利安也曾发文称,在公司成立到2016年上半年期间,BOSS直聘一直保持着非商业化运营,也正是在那段时间里企业进入了高速发展。但随着2016年下半年,公司进入全面商业化阶段,各种付费工具,付费活动业务全面推广,产品和团队的重心开始转移,“BOSS直聘虽然不直接卖简历,但仍然可以通过炸弹等一系列付费工具完成排名加权,高亮等广告形式。”

朱利安还指出,BOSS直聘的产品设计使得人才和企业方均产生对方“极为主动”的错觉,“产品的消息推送让着急找工作的文星以为这家公司的主动伸出了橄榄枝,进而导致了这场惨剧的发生。”

此外,BOSS直聘的营销也为用户增长提供了较大动力,但同样饱受争议。例如,2018年6月俄罗斯世界杯期间,BOSS直聘便通过“找工作,直接跟老板谈”的洗脑广告获得一大波流量。

从营销效果来看,这句广告语让用户对BOSS直聘的直聊功能印象深刻,但另一方面,简单粗暴的口号很容易引起用户的反感,甚至有网友表示对该广告产生了生理不适。人民日报曾发文批评称,这类广告无创意,无美感,无内涵,带给观众的不是愉悦而是折磨,不是美妙而是痛苦。

此外,“直接跟老板谈”的广告语也备受质疑。许多网友表示,找工作其实不是跟老板谈,而是跟“登陆了老板账号的HR”谈。

对此,梁振鹏告诉市场报网络版,该标语有一定的现实性,“有的公司在初创期因为人手较少,确实存在老板直接招聘员工的情况,但是这句话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吸引用户的噱头,但不能说是完全虚假。”

BOSS直聘广告制作人曾回应称,“大家在评论广告的审美的时候,是把广告当成了一个内容在看,但广告不是内容,是有很强的功利性和目的性的。我们把1块钱花出了5块钱的效果。”

从该回应中不难看出,BOSS直聘的营销策略充满着工具理性,人文关怀则并非首要考量因素。不过从实践上来看,这种工具理性确实让BOSS直聘尝到了甜头。

2019年7月,BOSS直聘创始人兼CEO赵鹏透露,公司已经做好IPO准备。资金将用于产品和技术的研发,人才招募和海内外市场的拓展。

但在此之前,BOSS直聘需要注意的是,距离其最近的一次融资,已隔了一年时间,再结合其身处的舆论危机,一个问题冒出水面:BOSS直聘还能野蛮生长吗?

 

无论如何,BOSS直聘官方微博下评论区的画风已是这般模样。



责任编辑:admin
频道精选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