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微博
微信
抖音
快手
主页 > 健康> 返回首页
深陷医疗纠纷 爱尔眼科医院经营模式或藏隐忧
发布时间:2021-01-08 17:13 |来源:市场报网络版 | 作者:杨晓冉 新闻爆料:marketnews@163.com 电话:010-65369438

市场报网络版1月8日讯 (杨晓冉)“我希望我的眼睛以后还能正常从事医疗工作,因诊疗过程的很多仪器设备操作文书都需要用眼。如果国家需要,我还要戴上护目镜,穿上防护服冲上一线。”这是曾在抗疫中作出突出贡献的艾芬医生,在右眼几近失明的情况下接受媒体采访时所说的话。

2020年5月,艾芬因视力下降明显,在武汉爱尔眼科医院接受晶体植入手术。但5个月后,其视力不仅未好转,还发生了视网膜脱落,导致她的右眼几近失明。

事件发酵

2020年12月31日晚22:17,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发布微博视频称,5月份因感到视力明显下降,经熟人介绍,向爱尔眼科医院咨询眼睛相关问题。经检查,院方确认艾芬患有白内障,需要换晶体,后由该院副院长王勇亲自手术。

但术后的艾芬视力却越来越差。“7月时,我的右眼视力只有0.1了,”艾芬说,术前,其右眼视力为0.2,矫正后能达到0.4。

10月23日,艾芬的视网膜脱落。

艾芬认为,爱尔眼科因逐利“一心只想着装晶体”。在进行白内障手术时,爱尔眼科未进行彻底的眼底检查,也未发现自己视网膜周边上存在的问题,因此贻误了自己眼疾的最佳治疗时机。

随后,爱尔眼科医院回应称,手术均符合医疗规范。1月4日晨间,爱尔眼科官微发布了艾芬诊疗过程核查报告,并称艾芬右眼近乎失明的现状与手术无关。爱尔眼科董秘吴士君随后也公开表示,希望能有机会与艾芬直接沟通,为会为其请全国专家进一步会诊和诊疗,公司也愿意一起请权威第三方鉴定。

图片来自爱尔眼科医院微博

院方回应后,艾芬方认为其是避重就轻,混淆视听,推卸责任。艾芬在微博称:“12月29日,我就眼部病情与武汉爱尔眼科医院副院长王勇通过电话,王勇先在电话中说,在给我做白内障手术前,检查了我的眼底。但只检查了眼底中央,没有检查眼底周边,未发现眼底变性。这属于检查不够彻底,对此深表遗憾,愿意道歉。王勇还表示,如果检查彻底,发现了眼底变性,要不要,能不能做白内障手术,要看眼底变性的治疗情况。”

双方医疗纠纷就此发酵。截至发稿前,双方对此事的看法仍莫衷一是。

经营模式粗暴

对峙仍在持续,而在资本市场上,深陷舆论漩涡的爱尔眼科股价在2021年首个交易日便遭重挫。

1月4日,这家市值刚过3000亿元的民营眼科龙头盘中一度逼近跌停。当天收盘,爱尔眼科收报68.22元/股,暴跌8.91%,全天成交额达111.5亿元,市值较前一交易日缩水约275亿元。这也是爱尔眼科近两年来最大的一次跌幅。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直言,此次股票的开盘大跌或许意味着市场已经释放出对其并不看好的信号。

就此事,市场报网络版多次联系采访,但截至发稿时,仍未能顺利与爱尔眼科医院取得联系。

对于爱尔眼科医生的操作是否符合医疗规范,有医疗专家指出,根据中华医学会眼科学分会发布的《中国多焦点人工晶状体临床应用专家共识(2019年)》,角膜屈光手术史,眼外伤史均为相对禁忌症,必须和患者进行充分的沟通才能选用多焦点晶体,更重要的是,超高度近视眼在该指南中为绝对禁忌症,而艾主任的右眼显然属于此类绝对禁忌症(眼轴29mm,为超高度近视),爱尔眼科的做法与指南相悖。

“我不是医闹,我是一名医生,不是为了钱,是为了真相,为了防微杜渐。”艾芬在其微博上不断重复着这样的诉求。

艾芬医生微博图片反驳爱尔医院回应所称的“复查未挂号”

宋清辉指出,此次事件能够看出爱尔眼科医院经营模式简单粗暴,对患者权益的关心也不够。

而其经营模式,也是与大众嗤之以鼻的“莆田系”相似的“院中院”模式。

据了解,爱尔眼科医院成立于2001年,由创始人陈邦收购长沙钢厂职工医院后成立。

其实在爱尔眼科成立前,陈邦就已通过与长沙市第三人民医院合作成立白内障治疗中心,承包其白内障业务经营起了“院中院”模式。2000年,国家监管部门开始对公立医院“院中院”进行整治。陈邦这才不得不另谋出路,收购了长沙钢厂职工医院,进而成立爱尔眼科医院。

行业亟需加大管理力度

据了解,爱尔眼科医院2001年成立后,又陆续在沈阳,成都,武汉等城市开设分院,生意逐渐做大。

2009年10月爱尔眼科上市。彼时,其在长沙,武汉,重庆,上海等地共拥有19家子公司;而其中的6家子公司在2009年上半年仍为亏损状态。上市时,爱尔眼科的主要营收由长沙爱尔,武汉爱尔,沈阳爱尔,成都爱尔等8家较为成熟的子公司贡献。

据爱尔眼科2020年第三季度报告显示,公司报告期末总资产达165.26亿元;营收85.65亿元,同比增长10.78%;净利润为15.46亿元,同比增长25.6%。

图片来自爱尔眼科医院2020年第三季度报

从资本市场上看,从2020年8月开始,爱尔眼科的股价就一路高歌,从44.01元/股涨到70元/股以上。

资料显示,2020年第二季度爱尔眼科完成了一次定向增发,且通过并购重组收购了30家医院。

同时,为抵御疫情带来的风险,爱尔眼科增加了借款的金额。截至2020年上半年,爱尔眼科的资产负债率为46.72%,短期借款增至23.12亿元,2019年底该数据为5.8亿元。

此外,大量并购还给爱尔眼科带来巨额的商誉(通常是指企业在同等条件下,能获得高于正常投资报酬率所形成的价值;在企业合并时,它是购买企业投资成本超过被合并企业净资产公允价值的差额)。

而截至2020年9月30日,爱尔眼科的商誉已达到了41.26亿元,而前年末为26.38亿元,新增商誉均由去年的重大资产重组产生。

其实,此次艾芬对其的“控诉”已不是近年来爱尔眼科医院所涉及的第一起医疗事故。就在快速扩张的这些年,其被披露了多例医疗纠纷。

据梳理,近年来爱尔眼科屡次因医疗事故和“擦边球”式的营销推广被投诉。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数据统计,2014-2020年,爱尔眼科作为当事人的医疗损害相关案件共计75起,对患者的赔偿金额从数万元到数十万元不等。

宋清辉认为,爱尔眼科屡陷医疗纠纷,与其管理规范执行不到位等因素有关,未来亟需加大管理规范执行力度。“我认为,导致爱尔眼科医疗管理规范执行不到位的原因有很多,其中主要或与职责不明,监控考核流于形式主义等因素有关。”



责任编辑:robot
频道精选
Baidu